【百家】李希貴:語文老師心中的痛,閱讀比上課管用

          中國教育報2020-10-08 14:45:18

          感謝您關注中國教育報官方微信!如果您尚未關注,請點擊標題下方的“中國教育報”關注我們


          精彩導讀:當買的書不能滿足的時候,他們就把我的書也偷偷地拿到自己的書架上,有些還寫上他們的名字。

          一個孩子的認識水平,如果我們給他積累、給他大量地鋪墊,他的高度就會超出他這個特定年齡段。正是因為他們自己的閱讀、涵詠、積累和感悟,提高了他們的語文成績。

          語文到了一定程度以后,有些東西是考不出來的,但是閱讀的力量卻能夠影響一個孩子的終生。


          李希貴(北京十一學校校長,國家督學)


          語文教改的時機到了!

          八十年代初期,作為一個中學的語文老師,我遭遇了好多尷尬。

          其中,有一年我在高密四中,有兩個班沒有語文老師,因為高一新擴了兩個班。而那個時候,鄉村學校要聘到新畢業的大學生很困難。所以在四個月的時間里,也就將近一個學期,這兩個班沒有語文老師。學校沒有辦法,只好讓其他班的語文老師來代課。

          但代課也是沒法代。為什么呢?因為當時大家都教兩個班的語文課,一般來說,老師教兩個班的語文課很辛苦,再給別的班代課很困難。所以老師和學生只好一塊兒制定他們的自學計劃,讓學生自修,同學們實在感到枯燥時,就到閱覽室里去讀書,或把圖書館的書借到教室讓學生閱讀。

          一個學期下來,從學校到語文學科的老師都捏了一把汗,擔心這兩個班的成績??墒瞧谀┛荚嚦煽兂鰜韰s讓語文老師很尷尬:這兩個班的語文基礎知識并不比平行班低,相反閱讀題目和寫作題目的成績比平行班的成績還略好一點。

          這件事情讓我們開始思考我們(語文老師)到底在干什么?我們課堂上那一些汗水、那一些努力到底起了什么作用?

          帶著這樣一種思考,1995年我來到高密一中,在一中又遇到一件事:一位考上大學的畢業生,寫信給他沒有考上大學、正在一中復讀的一位好同伴,介紹各個學科的學習方法。當談到語文的時候,這個學生告誡他的同伴,他說了一句話:“語文吶,你可千萬別上語文老師的當!語文老師在課堂上講的那些東西沒用?!?/span>

          這封信后來被這個班的班主任老師發現了,她回到辦公室當著全辦公室的語文老師講了這封信。當時,老師們好長時間都沒有說話。她們真的是被刺疼了!但也確實是被刺中了!不得不承認,這個學生說的話有一定道理。我發現,語文教改的時機到了。


          語文到了一定程度后,

          有些東西考不出來

          為了統一老師的思想,也統一社會、家長的思想,在那個學期的期末,我讓剛上初中一年級的兒子和上初中四年級的侄女參加了高三的語文期末考試。

          卷子批出來就更加讓我們老師尷尬了:當時高三還有兩個復讀班(高四),他們的平均分是84.5分,但是這兩個孩子的平均分卻跟高三的平均分不相上下,初一的孩子考了82分,初四的孩子考了85分,這兩張試卷直到今天我還保存著。

          這兩個孩子一個差了六年,一個差了三年,雖然老師在語文課堂上進行了大量的講解、大量的訓練,但他們有的是什么呢?他們有的是,在不同的年齡、大量的適合他們的名篇名著的閱讀。因為我在他們很小的時候就提出、購買和推薦了適合他們不同年齡、不同年級的閱讀書目。之后,我書架的書在不斷地減少,他們書架上的書在不斷地增加。當買的書不能滿足的時候,他們就把我的書也偷偷地拿到自己的書架上,有些還寫上他們的名字。

          暑假的時候,我讓讀初一的兒子寫下“你最喜歡的十本書及其理由”,他在初一讀的都是這樣一些書:《紙牌的秘密》、《涅克維奇精選集》、《死水》、《鵝掌女王烤肉店》、《伊豆的歌女》、《唐宋名家詞選》、《雍正王朝》、《蘇菲的世界》、《契訶夫精選集》、《戴高樂傳》。

          其中,《戴高樂傳》他買了三本,每一本都比照著讀,而且能找出同樣一場戰爭,哪個傳記寫得比較好,哪個傳記寫得有問題。這十本書當中,有三本書是哲學書籍。

          一個孩子的認識水平,如果我們給他積累、給他大量地鋪墊,他的高度就會超出他這個特定年齡段。正是因為他們自己的閱讀、涵詠、積累和感悟,提高了他們的語文成績。

          后來他在初三的時候又參加了一次高考,當時考了122分,但是再到三年之后高三參加高考的時候,也沒有突破123分。這就說明:語文到了一定程度以后,有些東西是考不出來的,但是閱讀的力量卻能夠影響一個孩子的終生。

          有了這樣一個經驗之后,我們就在這一年進行了改革,把常規的語文課由每周六節改成了兩節,由老師在課堂上完成教材、四節由學生自主閱讀,把學生放到閱覽室。這些學生非常努力,學習非常有成果。

          他們的語文成績當時在濰坊遙遙領先,而且不僅僅是語文成績遙遙領先,更重要的是還影響到了他們的整體素質,在這些學生之中,還出了一個山東省的文科狀元。由此我們感覺到:語文學科的基礎就是閱讀,盡管我們要培養孩子的能力有聽、說、讀、寫,但是如果沒有閱讀作為基礎的話,孩子的其他能力是很難得到提升的。

          有一次在河南開封,開封教育科學研究所所長杜復平女士給我提供了她兒子上小學三年級時的一個故事:在小學三年級上學期的期末考試時,用錯了語文卷子,用的是下學期,快考完的時候才發現用錯了試卷。但是來不及換了,只好把試卷中的文言文題目去掉了。

          閱卷出來以后,他兒子的考試成績是98分,只差兩分滿分。這個學校有個很好的做法,就是孩子自己認為成績不理想的話,可以申請參加二次考試,檔案記錄最高成績。這個孩子想:我考下學期的卷子都考了98分,如果考學過的卷子肯定能滿分,于是就申請了二次考試。用了上學期的考卷,結果考完后一閱卷成績為93分。

          語文這個學科跟理科還是不一樣,它不是一一對應的,靠一個系列、一個梯級、一個臺階去給學生提高成績。它必須通過大量的積累,然后才能有一個提升。

          在語文課堂上確實有許多讓我們反思的事件,2006年《中國教育報》曾經在“讀書欄目”報道了一件事:病假條換來的課外閱讀。有一個小學二年級的學生,開始由于偶然的生病請假,結果在家里讀書讓她感到比在學校里上語文課更加快樂。這種閱讀的愉快體驗帶來的是讓她不斷請假、不斷曠課,以這樣的方式來換取課外閱讀。

          從小學二年級到初中一年級寫了一百多張病假條,她的成績也特別突出。這個案例讓我們語文老師感到辛酸,但卻讓這個孩子收獲四百多部名著的閱讀。

          在濰坊時,我曾經對學生搞過這樣一個調查:在中學的語文學習期間,對你幫助最大的事情是什么?在41份問卷里面,有好多學生談到了自己登上講臺講了一節語文課,當學校??木庉?,積累了300首宋詞,看完了《家》、《春》、《秋》,堅持看《讀者》,收集好文章做剪報,寫周記,一次迎奧運征文獲獎的鼓舞,利用班級圖書角進行讀書,等等。

          但在所有的答案里邊,沒有一個提到:因為老師講得好。這個問題特別耐人尋味,特別值得研究。我們好多課堂確實是因為大量的繁瑣環節而影響孩子的閱讀,閱讀是語文教學的生命,但是當我們把課堂分割零碎了之后,孩子就感覺不到生命的活力。

          我隨便找了過去的一個課堂實錄,這是一個老師上朱自清的《春》開始的幾分鐘,老師:“請打開書的23,讀一下文章的名字?!蓖瑢W們就讀:“春?!崩蠋熡謫枺骸斑@篇文章的作者是誰???”學生就說:“朱自清?!崩蠋熃又穯枺骸翱匆豢聪旅娴淖⑨?,朱自清是哪里人?”學生就看注釋,老師隨后問道:“這篇文章的寫作背景是什么?”就這樣一路問下來,搞得非常零碎。這樣的課堂看上去好像有點極端,但這確實是好多好多語文課堂的一個現實狀況。這樣就把學生本來應該有的閱讀時間就搞得沒有了。


          語文主題學習,打下閱讀的基礎

          基于上述的現實狀況,我們提出了“語文主題學習”這樣一個思路,希望學生通過欣賞、通過分享、通過誦讀、通過比較和模仿,來打下閱讀的基礎。但是對一個學校來說、對一個老師來說,選擇這樣一些能夠讓學生去閱讀的圖書還是有困難的,于是我們這個團隊就開發了適合特定學生、特定年級和特定單元學習的《語文主題學習叢書》,這個閱讀量看上去確實很大,而且我們要求是課內閱讀,但是經驗告訴我們,世界上各個國家的調查數據也告訴我們:這樣一個閱讀完全是可以通過課堂完成的。

          有這么一些數據大家可以看一下:上海市要求義務教育階段學生閱讀4000萬字,九年時間學生要讀400本書,平均每人每年要讀45本書左右。但是這個規定還沒有達到發達國家的水平,世界上平均每年讀書最多的民族是猶太人,他們平均每年每人讀書達64本,這不是指學生,還包括成年人。

          我們國家再加上成年人,平均就不到一本了。世界上平均每年讀書最多的國家是前蘇聯,平均每人每年讀書達55本,現在美國已經全面啟動了全民讀書計劃,每年要達到50本。

          中小學生應該有多少閱讀量?關于閱讀量,好多名家都通過自己的閱讀經歷提出了一些想法,你像張光斗說:“如果一本書10萬字,那么每個中小學生每年讀40本書,一年就是400萬字?!薄缎〔碱^奇遇記》的作者孫幼軍說:“以平均每本書10萬字計算,中小學學生每個月至少應該讀一本,認真地讀,而不是走馬觀花,能讀兩本更好?!?/span>

          原國家教委副主任柳斌說:“每天課外讀一篇千字文,應該是個基本的要求。如果能做到,則一年之內,可達到36萬字,十二年則可閱讀430多萬字。所以,中小學階段閱讀500萬至1000萬字應當是合適的?!边@樣一些話,說明了一個道理,就是聽說讀寫的語文能力都要培養,但是閱讀是語文學習的基礎。


          給不同年齡的學生

          選擇適合他們的不同的讀物

          有這樣一個經典的說法,可以說明不同年齡讀不同書的重要性。三歲孩子眼中的爸爸:“哇!爸爸太偉大了,他什么都知道。他不僅認識‘一’,還認識‘二’,他連‘四’都會寫呢?!边@個兩三歲、三四歲孩子眼中的爸爸太高大。

          但對不起,到了青春期的孩子,他就有感覺了,他說:“爸爸好像有時候也不對?!钡搅硕畾q甚至感覺到他爸爸簡直太迂腐了,沒有辦法和他對話。到了三十歲就有點驕傲:“如果老頭子當年和我一樣老練的話,他該賺到多少錢???”

          但是一過四十歲,就開始感覺到:“也許爸爸說的話有一點道理,當初可能需要聽聽他的意見?!边^了六十歲對爸爸就非常崇拜了:“爸爸太了不起了,我當初要是聽他的話該多好!”我們過了四十五歲的人,都特別愿意、越來越愿意和爸爸媽媽多待一會兒,多聊一會兒,多坐一會兒,跟二三十歲的那種感覺是不一樣的。

          這樣一種規律同樣適合我們的閱讀,就是說:不同年齡段的孩子讓他能有不同的理解,讓他理解不同的事物,一定要基于他的生活。

          在沒有進行課改之前,我們一年級的小學教材,我隨便想起一篇——《小八路》:“他是誰?你看他身穿軍裝,頭戴軍帽,腳穿草鞋,胳膊上還有臂章。原來他是個小八路。你看他長得多結實??!他一定跟著八路軍跑過很多路、打過很多仗,他真是個勇敢的小八路?!?/span>

          這是給六歲孩子學的課文,這個六歲孩子看了這個課文之后他會怎么想呢?首先,小八路是什么?有沒有小七路?有沒有小六路?這個路跟狗熊一樣不一樣?也就是他沒法理解。昨天下午我曾經講到過一個課例,一個老師跟學生一起學蘇教版的《小池塘》(一年級),他說“這些池塘邊的蘆葦像睫毛一樣”。

          我問旁邊四個孩子什么是睫毛?一個孩子說睫毛就是眉毛,這個孩子最接近這個說法。一個孩子說睫毛就是蘆葦。另外兩個孩子說不知道。我們不要高估孩子,正像我們不能低估孩子一樣。

          還有一節課是《王二小》:“王二小是兒童團員,他常常一邊放牛一邊幫著八路軍放哨,有一天,敵人來掃蕩,走到山口迷了路。敵人看見王小二在山坡上放牛,就叫他帶路?!笔裁词莾和瘓F員?什么叫放哨?誰是敵人?掃蕩是怎么回事?能把這幾個概念搞清楚,學生基本上就糊涂了。小孩子,特別是低段,一到三年級的時間,一定要基于孩子的生活,他才會閱讀。

          包括現在我們的教材里邊一些文字也是值得商榷。蘇教版相對編得還比較好,但還有很多問題值得研究。小學一年級就有一篇文章叫做《春到梅花山》,這個課文太南京化了。這個梅花山,只有南京有,能夠看到梅花的孩子太少了。我想我什么時候見過梅花,我可能大學畢業的時候還沒見過梅花。但是梅花山,那就更是渴望不可及了,孩子們就沒法理解。

          還有就是《草原的早晨》。我們這邊一年級的盡是這樣一些課文。臺灣一年級的課文是什么,它就是《天亮了》、《上課了》、《我的一家》,就是這樣一些孩子們身邊的生活。不是說我們只能學身邊的,而是特別的年齡階段,他特定的認識水平需要從身邊的開始。

          孩子們有特有的看法、想法和感情,如果由我們的想法和感情來代替他們的想法和感情,那這樣就是愚蠢的。像我們把《匆匆》、《春》這樣的朱自清的名篇,我們成人特別喜歡的文章編到小學教材里,本來就是沒有從兒童的角度出發。反問一問小學生,他會喜歡《春》嗎?他會喜歡《匆匆》嗎?我曾經對小學生做過一次調查,每一次調查都是“排倒數第一、第二、第三”這么一個位置。

          小學生這個年齡喜歡故事,逼著他學這種所謂的名篇范文,我覺得沒辦法學好。什么時候他會喜歡范文呢?他會泛讀的時候,他就真的喜歡范文了。你看小學生他會泛讀嗎?他一開頭就跑,讓他泛讀就太難了。但到初二了,他開始學會泛讀了,他也喜歡范文的情調了,《讀者》也會成為他們首選的讀物,這個時候大量泛讀的閱讀期就開始了。

          所以小學生的閱讀范圍應該是大量的故事書、歷險記、童話,我們喜歡不等于孩子喜歡,這就是為什么我們推薦的好多書目孩子不喜歡。

          九年制課標修訂之前,我們課標推薦的那些書,哪一本是學生喜歡的?幾乎沒有。我們按成人的視角,認為什么很重要,認為孩子應該去學習什么。所以就包括我們訂畫報、訂兒童雜志的時候也要留心。

          兩歲之前,有一本叫《嬰兒畫報》,兩到三歲,有一個叫《娃娃畫報》,三到五歲叫《幼兒畫報》,五到十歲還有《兒童畫報》,然后是《連環畫報》。好多家長和我說,你們家孩子好,你家孩子喜歡讀書,我家孩子不喜歡讀書。

          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發現哪一個孩子不喜歡讀書,不喜歡讀書的原因是不喜歡你給他的書。我們家長現在帶著孩子到書店去,一買就買提高成績的書、馬上見效的書、他不喜歡的書。所以,孩子不是不喜歡讀書,是不喜歡家長給他推薦的書。

          現在出版界也有好多誤區,所以要慎重選擇圖書。一個誤區就是,好的名著被改編成學生讀的連環畫,或者有一套書把四大名著,把《紅樓夢》改編成小學生讀的連環畫,這是非常愚蠢的一件事兒。叫小學生讀《紅樓夢》,他學不到什么,反而是害了《紅樓夢》。他可能再也不讀這個玩意兒,因為他知道這個是不好的,到了成年他也再不讀了。

          我曾經做過一個調查,選了十位學生,問他“你喜不喜歡《紅樓夢》?你是什么時間讀的《紅樓夢》?”十位學生,有七位學生說喜歡《紅樓夢》,這七位學生是什么時候讀的《紅樓夢》呢?一個是高一寒假,一個是初四到高二,一個是高一暑假,一個在高二,一個在高一暑假,一個是初四暑假,一個是高一至高二上學期。

          還有三位學生不喜歡《紅樓夢》,我調查一下,全是在小學和初一讀的《紅樓夢》,從此他就不喜歡這玩意兒了,再讓他讀就很困難,就傷了他的胃口。所以,不要把好的東西在一個不恰當的時間送給孩子。

          其次,有些名著有特定內涵,不適合孩子讀。我想引用費孝通一句話,他說:“我小的時候,還沒現在的孩子們幸福,很少有專門為孩子們寫的書,我只能從爸爸媽媽的書架上找書看,比如說《三國演義》、《水滸傳》,里邊說你一刀我一槍的,很精彩?!蔽沂冀K不建議孩子們讀《水滸傳》,這個書沒有一定的見解能力會出問題。因為它里邊好多容易迷惑孩子的,假的,那種義氣,那種殺殺砍砍很容易養成孩子模仿的習慣。

          另外,好多名著是挺好,但是不是孩子的名著。還有的覺得孩子們讀名著這么厚讀不了,所以縮寫名著。但這一縮寫刪減了情節,人物也不豐滿,從此孩子就不喜歡了。

          書店里有好多這種的書籍,特別危險,一定不要讀這種縮寫的書??s寫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兒。只有極其個別的作家,那些駕馭能力非常強的作家,他不僅寫小說,而且寫得非常好的作家,才能夠縮寫出來。所以這些縮寫的書我們不建議去讀。

          還有,警惕假的少兒書籍。我舉一個例子,這是《科學家爺爺談科學》給小學生讀的書,其中我舉一個著名科學家談地球資源,這肯定是給孩子讀的書。但是隨便拿出其中一段話來你就讀不懂,連我們都讀不懂。你看,里面談到礦石的時候,它說礦石是指一種在現有的技術和經濟條件下,能夠從中提取有用成分的自然礦物聚集體。這不壞了么?這不越搞越糊涂么。

          所以,就是因為這樣一些原因,那么,語文主題學習就有一個專家團隊,專門給孩子來挑選適合他們讀的文章和圖書。


          降低閱讀起始的期望,

          不帶任何附加條件

          2006年我到太原去,太原的一個語文特級教師告訴我一個叫他很不安的例子,就是他的外甥女,從此就不喜歡旅游。不喜歡的原因是,只要一旅游,她媽媽就讓她寫游記。所以家里有旅游,要么就不去,怎么動員都動員不了。

          閱讀也是這樣,有好多家長,一閱讀就讓孩子寫讀后感,一閱讀就讓孩子干什么事兒,就要寫作,所以搞得孩子也不愿閱讀了。因此我們千萬不要著急,只要有了一定量的閱讀量,你不讓他寫,他也忍不住。

          我們搞教材時,特別希望快出成績。我們改了半年了,怎么成績沒有提高,甚至還要下降,就是這個原因。因為它是一個長線的改革,這個改革,在第一個學期甚至要以犧牲基礎知識的成績為代價。

          但是不要緊,只要你堅持兩個學期以上,他就會突飛猛進地提高。所以我們在改革初期,一定告訴所有參加改革和旁觀改革的人,改革是有風險的,改革的期望值不要高了。

          今年春天,我外甥到老家濰坊,他剛剛一歲半,還沒學會叫姥姥,結果一到濰坊就遇到一大批他要叫姥姥的人。這批人特別渴望這個一歲多的孩子能夠喊一聲姥姥。結果到一個地方,每天就一批人圍著他教他說姥姥,“姥姥、姥姥、姥姥、姥姥”……把孩子教傻了。我一聽這事兒著急了,你們趕快回來,再過一個月這個孩子就傻了。他天天沒有成就感,天天在挫敗感中,他還是學不會。為什么?再有兩個月,你不教他就會了。所以,我們一定要學會等待,我們一定要慢慢去滋養。

          在孩子進步的過程中,也要不斷地給他創造一些精彩,給他一些鼓舞。比如說,和課外互補一下,我們先讀個什么,再去讀課文的時候,讀了和不讀是不一樣的,那么他就體會到成就感。

          最近學生特別喜歡一個電視劇、動畫片或者是電影,那么就選擇一些和那個有關系、能夠幫助他理解的一些文章。然后他再去看電視,再去看電影,再去看舞蹈,這樣他就特別有成就感。

          當然,開一些家庭的讀書報告會、班級的讀書報告會或是小伙伴之間的讀書報告會等,這都會培養孩子的成就感。在這一方面,一些老師有非常好的做法,我也聽到了一些,看到了一些。

          在中國臺灣、在新加坡,經常會在教室里、走廊上、一些活動空間,看到閱讀數。在這個學期要讀的20本書,讀過的蘋果是紅色,沒讀過的蘋果是綠色,還是白色的。讓學生互相競爭、互相比較、互相分享。那么這樣一些情況,包括給孩子出一些書,出一些孩子的專集、書函,放到圖書館作為孩子們的閱讀資源,那么這些都對孩子起到非常好的激勵作用,現在好多學校做的也非常大。

          最后我想引用一個哲學家曾經回答這些提問的時候說的一句話。他說“如果今天是你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你選擇干什么?他說‘閱讀’。又問他:“如果你已經被囚禁在牢房里,你干什么?”他說‘閱讀’。又問他:“如果已經到了世界末日,你今天打算干什么?”他還是說‘閱讀’?!?/span>

          我也想起了美國一個著名的成功學家,有人問他的幾個話題和他的回答。問他:如果你的事業失敗了,你干什么?他說:你閱讀吧。又問他:如果你失業了,你干什么?他說:你要提升自己,你閱讀吧。又請教他說:如果我失戀了,我怎么辦?他說:你閱讀吧。謹以這兩位成功人士的回答和各位共勉。


          (中國教育報全媒體中心實習生 方藝芬 整理,文章來源:楓葉教育網)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中國教育報刊社兩回E政錄融媒體特別報道

          點擊下方原文閱讀進行查看。

          ↓↓↓
          幸运28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