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書讀,真好

          說香河2020-10-08 14:42:40

          點擊上面的藍字“說香河” 關注

          選擇一個公眾號就是選擇一種文化以及價值觀。

          加“祥和君”私人微信xhsy2009,讓溝通更便利!
          合作手機:13131626893


          一次,去曬臺放白菜,沒想到菜還沒放下,一陣風吹來,乓的一聲,門鎖住了,我被關在了曬臺上。當年裝修時,為安全起見,開曬臺門鎖的鑰匙孔只留在了門的里面,在曬臺上即使有鑰匙,也打不開門。我傻眼了,中午飯做不了,外孫女放學也沒法去給她開門,怎么辦?焦急中,看到一位鄰居正在樓下。我說明原因,把女兒的電話告訴了她,求她幫我打個電話,讓女兒趕快回家“救我出曬臺”!

          于是我開始了等待。做什么呢?無所事事!這時我想到了書。如果手中有一本書,等得時間再長,也無所謂;可是曬臺上不要說書,連一張舊報紙、甚至一個鉛字也找不到!這時我才第一次真切地感覺到,書對我原來那么重要。

          與書的緣分,說來話長。記得高玉寶的自傳體小說《我要讀書》是我今生看到的第一本厚書。我為主人公家中“日無逗雞之米,夜無鼠耗之糧”的窘困生活流淚,更為其艱難困苦中想方設法拼命讀書的精神所感動,這甚至成了剛讀初中的我努力學習的一種精神力量。

          放暑假了,父親在我面前放了一大摞書。那時,我家所在的小縣城還沒有電,除了有時看場電影,更多的時間就是在家看書了。書桌旁,油燈下,或坐,或臥,書不離手,眼不離書,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幫媽媽做點家務,剩下的時間就是看書。從而我知道了蘇聯有個大作家高爾基,和他的自傳體三部曲《童年》、《在人間》、《我的大學》,還“認識”了衛國戰爭時期的英雄卓婭、舒拉和他們的了不起的媽媽;也是從那時起,大作家巴金成了我崇拜的偶像。他在其激情三部曲《家》、《春》、《秋》中的人物、故事,仿佛就在我們身邊,沒有絲毫陌生的感覺。更忘不了看完之后,與父親的那場大討論。那是一個晚上,心情很激動的我,動情地在父親面前高談闊論。我為淑貞的小腳流淚,更為覺新的怯懦嘆息,也和覺民、覺慧一起大罵“四爸”、“五爸”,評說在他們身上表現出來的偽善的家長尊嚴掩蓋著的丑惡。油燈下,父親的眼睛亮亮的,微笑著,看著我,在不多的話語中,有贊和,也有不盡相同的看法。那一次的交談使我興奮得一連幾天合不攏嘴,這大概就是“和師長在同一地平線上對話”才有的快樂與幸福吧!

          書真好,讓我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讓我能不出家門就看到那么多地方,知道那么多故事,”認識”那么多人。也讓我和父親有了更多的共同語言。這樣的生活讓我興奮,給我幸福。

          后來讀大學中文系,接觸不少古今中外名家名篇;畢業后做了中學語文教員,就更離不開書了。書,不僅從知識、精神等方面繼續給我補充與滋養,也為我與學生之間搭建了一座便于理解與溝通的橋梁。

          瓊瑤的《窗外》,是我看到的她的愛情小說的第一部,是我的學生“借”給我的。那幾年,中學生中盛行瓊瑤熱。我是個教語文的班主任,了解得就更多一些。多年來,我對學生手中的課外書,通常不是簡單的沒收,而是借,看完后還給他,并交流對那本書的看法,中肯地提出希望。結果常常是學生主動把書放在老師這里,請老師代為保管,愉快地去做該做的事。就比如看完《窗外》,與那位同學做了較為深入的交流,并在全班同學面前談了我對《窗外》及讀瓊瑤小說的看法。老師的坦誠和見解得到了學生的理解,收到了較好的效果。

          平時也適當向學生介紹一些相關讀物。比如知道了法布爾筆下的蟬,居然有著“四年的地下苦工,一個月陽光下的歌唱”的奇特經歷,有的學生很好奇,就介紹他們去讀法布爾的《昆蟲記》;我常年訂閱的《讀者》(當年稱《讀者文摘》)也是一些學生喜歡的必讀刊物;結合語文課文中節選的《紅樓夢》的相關片段的學習,介紹曹雪芹窮困潦倒、“舉家食粥酒常賒”的晚年生活。有的同學想讀《紅樓夢》,我為他寫出賈家家譜,賈、王、史、薛四大家族的關系便也盡在其中。

          書真好,它為我們師生間傾心交談提供了那么多的談資。我們之間是師生,更是朋友,不少時候甚至無話不談。直到現在,還經常有走出校門的學生朋友,或電話、短信,或郵件,介紹、推薦他們喜歡的書給我。不久前看完的臺灣學者、教授齊邦媛的長篇小說《巨流河》,正在閱讀中的、岳南先生的“首部全景再現中國最后一批大師群體命運劇烈變遷的史詩巨著”《南渡北歸》,就是早已走出校門的學生推介給我的。我很喜歡看,也覺得確實值得認真去看。特別是看到抗戰期間,大批知識分子冒著日軍的炮火,跋涉西南艱難辦學,憑借著巨大的精神力量收獲學術上的累累碩果時,禁不住淚流滿面。遙望大師們遠去的背影。想到當今學術界世風日下的浮華,更生出諸多慨嘆與無奈。

          退休了,才有時間細讀像《南渡北歸》那樣大部頭的書籍;書籍也使我的退休生活比較充實而不寂寥。隨著住房條件的不斷改善,我有了書房?,F在的書柜,已經是我家書柜的“第三代”,占了書房的大半壁江山。里面的書籍大部分是退休以后買的。當今,不少人,特別是青少年,更喜歡網上閱讀,很便捷;可是我不行,似乎只有把書捧在手中,放在書桌上,才叫“看書”。哈哈,這一不太合乎時尚的習慣,今生今世恐怕難以改掉了。

          書真好。多讀書,足不出戶就能知曉不少古今中外大事小情,“認識”不少古今中外各色人等,與書中人一起或哭或笑,悲天憫人,感慨萬千。這讓我想起楊絳先生關于讀書的高見:“讀書好比串門?!痹跅罱{先生看來,讀書就是拜師訪友哇!雖然我覺得自己遠不能達到楊絳先生視讀書如串門兒的達觀與境界,但也多少有了一些閑居家中,快樂莫如讀書的感覺。

          書,成了我終生不離不棄的好友。有書讀,真好!

          馬老師近照

          文字馬鐵鈴 攝影周景峰

          長按二維碼可識別、關注?說香河——香河的文化、歷史、非遺、旅游、民俗......盡在香河地域文化第一站?說香河


          選擇一個公眾號,就是選擇一種文化以及價值觀。

          說香河?聚焦香河文化產業,培植城市企業文化,關注深具探索精神的藝術家。


          說香河投稿郵箱765250692@qq.com?

          ? ? ? ? ? ?合作電話13131626893

          請將本公號推薦給你最賞識的人



          幸运28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