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新浪潮,被“青春的三段回憶”復活了

          iWeekly周末畫報2020-10-08 14:48:19

          落選去年的戛納電影節,卻在今年法國電影學院凱撒獎以 11 項提名成為領跑者,《青春的三段回憶》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重獲輿論肯定。植根于法國新浪潮的時代精神,青春在導演德普勒欽的鏡頭中洋溢著知識分子的情調,特呂弗和戈達爾的影子,悄然凝視。



          在法國中生代導演中,阿諾 · 德普勒欽的風格和水準最為穩定,他關注的現實主題也貼近法國人,尤其是知識分子和中產階級的日常生活?!肚啻旱娜位貞洝肥堑缕绽諝J對于童年、少年和青年時代的回顧,主人公保羅在追尋記憶里的家庭悲劇、政治啟蒙、愛情牽絆,滿是真摯的細節,讓這部影片帶有了濃濃的自傳體味道(呼貝市正是導演的故鄉)。


          但導演顯然不滿足于情懷上的感傷,他需要的是站在時間角度的總結,哪怕用哲學和文學化的詞句,來解釋并沒有那么高尚的舉動,批判與自欺欺人并存,正是法國知識階層最愛的“反省”。雖說是常見的三段體結構,可影片的篇幅并不均衡,第一段關于母親的自殺悲劇最短,童年的陰影一直伴隨著三兄妹,家庭成員獨特的關系,影響著保羅之后對女性的態度,既有敏感的疏離,又有戀母式的寄托。第二段則幾乎成了犯罪驚悚片,回國的保羅終于向官員透露出內心的大秘密:曾在明斯特幫助猶太人逃亡以色列。導演改用清冷的色調,緊張的節奏,意外和懸念來構建起一場無妄的政治冒險。



          這次《丁丁歷險記》式的勇敢結果,是為保羅創造了一個“孿生兄弟”,對于人到中年依然孤獨的他來說,是擁有了第二生命的遐想。而愛情,才是影片真正的重心,最后一段保羅與埃斯特的離合,也是片中最具新浪潮風骨的篇章。年輕男女間的熱戀和等待,用文字與肉體傳遞的思念、茫然、失落……乃至于憤怒,愈濃烈也愈疏遠,仿佛飄蕩著特呂弗和戈達爾的影子,悄然凝視。身為人類學家的保羅,在外漂泊多年仍放心不下的,是對埃斯特的情感虧欠、冷漠和背叛。所以當他在劇場偶遇已婚的好友時,才會無法控制地迸發出憤怒的指責。這指責是對他人的,也是對自己的,擊穿了影片在前兩個小時積攢的情感——童年、少年和青年時埋藏的幸福與不幸,永遠都會纏繞著我們。



          優雅的法式情節在影片中依然是加分項,浪漫和含蓄的臺詞秉承著法國傳統青春愛情片的基調


          從這一個層面上看,德普勒欽對于新浪潮的繼承和頌揚,并不輸給《電影手冊》的直接繼任者,阿薩亞斯(張曼玉前夫)等人。上個月雅克 · 里維特去世的新聞,提醒世人“手冊一代”已歸入歷史,特呂弗、夏布洛爾,以及雷奈等人的紛紛離去,僅剩下一個戈達爾,還在桀驁不馴地“向時代挑釁”。


          新浪潮本就是通過叛逆的青年姿態登上歷史舞臺,“手冊派”中特呂弗和早期的戈達爾與德普勒欽最為相近,父子的不睦導致了離家遠行,我們在《青春》中看到標志性的跳接手法、對白和剪輯,都是對前輩的致敬,尤其是小情侶在床上讀起希臘詩歌,肆意探討柏拉圖的哲學話題,更是把觀眾帶回到了 1960 年代。當然比起影評人出身的特呂弗,德普勒欽在技術層面更為專業,以攝影師出道的他,除自編自導之外,在畫面上也格外敏感。片中的街區、鐵塔和月臺等場景,色調和構圖賞心悅目,更加符合當下青春片的明快質感。在時代背景上,德普勒欽也流露出了書寫“史詩”的野心,不僅讓保羅前往蘇聯時期的明斯特,還用電視新聞穿插了柏林墻倒塌、蘇聯解體等歷史事件,貝寧籍老教授的離世,也象征著殖民時代的落幕。




          《青春的三段回憶》未能入圍戛納主競賽單元,被認為是去年法國影壇的一大憾事,與德普勒欽同病相憐的還有金棕櫚得主阿比察邦和河賴直美,他們都成了戛納主席換屆的政治犧牲品。所幸《青春》終未因偏見埋沒,被“導演雙周單元”撿漏后,正式上映時頗受好評,學院投票的凱撒獎更是給予了足夠重視——11 項提名領跑,包括最佳影片、導演、劇本、剪輯和攝影等重要獎項。表演類提名則屬于兩個新人,飾演年輕保羅的剛旦 · 多梅爾和埃斯特的露 · 羅伊-勒科奈特,本色出演喚起了很多人的青春記憶。


          至于馬修 · 阿馬利克,已經 3 座凱撒在手的他,出演德普勒欽作品更像是種無需理由的責任。從 1996 年《我的性生活》的“最佳新人獎”到《王與后》的“最佳男主角”,導演前后 7 部作品中都有阿馬利克的身影,簡直是離不開的“男繆斯”。阿馬利克在《青春》中不僅擔任旁白的回憶者,更主動打破記憶的真實性,讓不同時空的人直接對話,這已經超越了青春片的范疇,最后的10分鐘高潮,注定是對愛情觀和人生觀的宣判,把無法彌補的懺悔,定格在青春里最美的一刻。

          撰文:J調de華麗

          責任編輯:周舟

          幸运28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