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扎克伯格,倒霉的Facebook

          天際TECHG2020-10-08 15:50:13

          ↑ 點擊 ?{ 天際TECHG } ? ? ? ?關注創新無邊界



          人設崩塌


          昨天(美國時間3月21日周三),足足五天后,小扎正式在他個人的臉書主頁對 Facebook 近 5000 萬用戶數據被第三方軟件泄漏的新聞進行回應,并接受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 CNN 采訪,公開就此事道歉。道歉原話是:I'm really sorry that this happened(我很抱歉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美國時間3月17日起,多則揭露 Facebook?近 5000 萬用戶數據被泄漏的新聞迅速發酵。


          簡單說就是,Facebook 在 2013 年向第三方應用開放,一個由劍橋大學研究員 Aleksandr Kogan 創建的應用 Kogan,付費邀請用戶進行測試,不過用戶朋友數量必須大于185人。當時共有 27 萬用戶參與該測試。


          但是,研究員在沒有征得用戶的同意下,向一家 Cambridge Analytica (劍橋分析)調查分析公司透露了用戶數據。這家企業又恰好在 2016 年時受雇于美國共和黨籍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競選團隊。


          270000 乘以 185,接近 5000 萬用戶,就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定向投送”了特朗普的競選廣告。


          扎克伯格立刻身處輿論漩渦,卻五天后才公開電視上進行“危機公關”說明。但過去的五天里,Facebook 股價下跌超過10%,市值蒸發 500 億美元。


          要知道,小扎過去幾乎只把他的 Facebook 個人主頁當成自己的發聲筒,幾乎所有表態都發布在上面。畢竟,那里有超過1億用戶關注他,按 Facebook 20億全球用戶算,每 20 人里就有 1 人關注了扎克伯格。



          這次事件也不例外,他還是把個人主頁設成了“首發”。只不過,主頁發聲時,小扎并沒有提到“道歉”(Sorry)一詞。


          其實,除 CNN 電視采訪之外,同一天小扎還密集地接受了《紐約時報》、《連線》雜志(Wired)和科技網站 Recode 的采訪。這幾個媒體恰好代表了傳統紙媒、電視、雜志和新媒體網站。


          看完一連串采訪發現,小扎在不厭其煩地解釋事情經過,團隊早已修補好漏洞的努力,還向不同媒體釋放了不同的料:向《紐約時報》承認網絡發起的“刪除Facebook”運動代表了“信任危機”;向《連線》雜志表示并不是“支不支持監管”的問題,而是如何正確的監管;向 Recode 透露,Facebook 將花費數百萬美元去分析數以萬計的應用程序……


          沒錯,小扎的解釋看起來很不錯,對媒體也照顧到了。但或許他和他的公關團隊并不知道的是,憤怒的民眾需要的只是一個簡單的道歉,一個更及時的回應。


          不過120個小時,Facebook 創始人和CEO 扎克伯格苦心建立起的完美形象,崩塌了。大家想看的不是完美,而是真實的,好比當年的那個小扎。


          中二青年


          當年剛剛創辦 Facebook 時的小扎是什么模樣?


          還記得電影《社交網絡》中刻畫的小扎嗎?那時的他人字拖、雞窩頭、每天抱著電腦在哈佛大學寢室和教學樓間 “流竄”。



          可就是這樣一個愣頭青,竟然在大二時為了創建 Facebook 讓整個學校網絡系統都癱瘓了。


          小扎起初只是想將學校的花名冊搬到網上,建立一個哈佛大學學生之間的交流網站。沒曾想后來用戶越來越多,Facebook的受眾群體逐漸向普通大眾擴展。


          當年哈佛大學校報采訪他時,桀驁不馴的小扎稱 Facebook 實際上只花了自己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做完了。自己就是想做酷酷的東西,賺不賺錢不重要。



          不僅錢對小扎不重要,連學校人家都不在乎。小扎因為違反校規操作網絡系統差點被哈佛開除學籍,結果人家自己主動退學!


          2004 年,Winklevoss 兄弟起訴小扎盜用他們社交網絡的想法。秉持著“你的想法,比不上我的行動”的小扎,直接跟兩兄弟對簿公堂,最終庭外和解賠了兄弟倆 6500 萬美金。


          將 Facebook 搬到硅谷后,小扎的桀驁不馴表現得更加淋漓盡致。


          去見投資人金主爸爸,一般人要恭恭敬敬給對方遞上一張名片。小扎直接扔一張到桌子上,名片上還大字寫著:“碧池,我就是 CEO?!?/span>



          不僅如此,一時意氣用事的小扎為給好基友肖恩·帕克(Sean Parker)復仇,故意為難紅杉資本的投資人。他先是穿睡衣故意遲到,接著列出一個PPT,上面寫著:不要投資我的十大理由 。?


          “我們沒有收益;

          我們來這只是因為你讓我過來瞅瞅

          ……”


          這件事的直接后果是紅杉資本直接被惹怒,沒有投資 Facebook。


          間接后果是 10 年后 Facebook 多花了 30 億美金收購 Whatsapp,據說就是紅杉從中作梗。而小扎也對自己當年的行為感到“十分后悔”。不過,這是后話了。



          小扎當年“愛咋咋地”的性格在 Facebook 招聘新員工時也顯露無疑。


          YouTube 聯合創始人陳士駿 2005 年時曾在 FB 做過幾個月的高級工程師。當年小扎面試他時,吊兒郎當的態度讓陳士駿很不爽,甚至懷疑自己眼前的這個毛頭小子啥時會長大?


          “我還記得每次他問問題時,他都沒有聽我的回答,而是在玩他的手機。我在想,‘我的天,我是不是應該離開了?’”


          然而,這一切并沒有阻止 Facebook 不斷擴大的版圖,也沒能阻擋小扎成長的步伐。


          社交之王


          接下來的十年,是扎克伯格全面開掛的十年。


          Facebook 剛誕生時,還是 MySpace 的時代。說來好玩,2005 年 MySpace 還想過收購 Facebook,當時小扎報價 7500 萬美元,MySpace 嫌貴拒絕,沒曾想后來再想收購時,報價已翻了 10 倍。當 MySpace 被默多克收購,卻被要求盈利,導致大批用戶流失。


          與此同時,Facebook 卻氣勢洶洶地席卷了每一個進入的大學校園。只需僅僅幾周,就把 80% 的學生都變成 Facebook 用戶,所過之處一片 Facebook 藍。這給 MySpace 的棺材板釘上了最后一顆釘:2011 年,MySpace 被默多克以當初收購價的 6% 賤賣,至此黯然離場。


          除了“攘外”,小扎也沒忘了“安內”:硅谷浪子肖恩·帕克幫小扎牢牢抓住其對 Facebook 的控制權:雖然小扎只有不到30%的股份,但他手里的B系列股投票權是A系列股的10倍,他的投票權遠遠大于持股比例,確保日后 Facebook 不管做多大,最終都要聽小扎的。今天這種 “Facebook 基本等于扎克伯格” 的情況,大概就源于此。


          圖自網絡,版權屬于原作者


          當然,Facebook 的另一位靈魂人物雪莉?桑德伯格對其也有極其深遠的影響。如果說沒有小扎就沒有 Facebook,那也可以說,沒有桑德伯格就沒有 Facebook 的今天。


          在桑德伯格加入之前,小扎的想法還是 “只要把 Facebook 做好了,利潤這種東西總會有的?!?簡直單純得可愛。不夸張地說,桑德伯格的加入改變了 Facebook 的命運:2007 年被小扎招入麾下后,她立馬提出 “以盈利為導向、用廣告盈利” 的模式。


          在她的影響下,小扎和 Facebook 一路高歌猛進:


          Facebook 相繼推出了 Newsfeed、社交插件、開放圖譜(Open Graph)等重量級產品。特別是開放圖譜這個產品:它讓你不管是不是在 Facebook 站內操作,每個動作都可以呈現到動態信息里。也就是說這個功能讓 Facebook 更徹底地對你的一舉一動、所有喜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而以后針對你投放的廣告也更加精準。


          事情也的確朝著桑德伯格期望的方向發展:她加入 Facebook 后僅用 4年,就幫 Facebook 的業績足足翻了18倍!



          羽翼漸豐的 Facebook 甚至敢虎口拔牙,從 Google 的廣告收入搶了一杯羹!如果不是桑德伯格當時堅定提出 “靠廣告掙錢”,Facebook 從社交平臺到移動時代的轉型不會這么 “船大也好調頭”:


          為了保住社交的廣大江山,小扎開始合縱連橫,大手筆收購 Instagram、WhatsApp、推出了Facebook Messenger。全球前五的社交 App里,Facebook 獨占 4 席,小扎的王位保住了。


          小扎運籌帷幄的背后,依靠的是 Facebook 超級強大的盈利能力,而把 Facebook 變成賺錢機器的正是桑德伯格。Facebook 的今天,桑德伯格有不可推卸的榮譽和責任。


          除了對 Facebook 影響至深,桑德伯格對小扎的影響也無法令人忽視:桑德伯格在其自傳體的勵志讀物《向前一步》中就曾提到,自己性格弱點之一是總想取悅他人。她剛加入 Facebook 時,小扎還就此和她特意談過話,告誡她不要總想著取悅他人。


          或許是人與人之間的影響潛移默化,敢說敢做的小扎身上后來居然也開始有桑德伯格取悅他人的影子:除了雇傭公關團隊打造個人形象,為了讓 Facebook 進中國,小扎還學中文、來華期間特意在天安門前跑步、教女兒學中文、甚至為了故意讓媒體拍照,在桌子上放中國領導人的著作。


          從干掉 MySpace 擠掉 Twitter、到與投資人周旋、到大手筆收購社交應用新秀,步步驚心地一路殺來,終于再沒人能在社交領域挑戰小扎地位。


          10 年時間,扎克伯格真正成為了“社交之王”。


          完美先生


          被外界盛譽為“全球最成功的人之一”和“社交之王”時,扎克伯格尚未滿30歲。


          年輕人總有登高望更遠的野心,扎克伯格也是如此。在物質成就毋庸置疑時,他希望自己的公眾形象更上一層樓,成為“好老公”、“好爸爸”,帶上“關心世界”、“連接人類”的標簽,簡而言之,就是一位“完美先生”(Mr. Perfect)!



          為了實現這個目的,扎克伯格雇了一只至少12人的隊伍專門做一件事:刪除他個人 Facebook 頁面的騷擾言論;另有一只精英隊伍,負責管理他的公開推文和演講,包括直接代寫文稿。


          人多就難免有紕漏。一位深感厭倦而離職的 Facebook 前員工爆料:他在公司的全職工作內容,就是監控扎克伯格的個人形象。比如每次扎克伯格發表了演講,談論到了移民、全面醫保、和教育公平等問題,那么Facebook將追蹤所有馬克提到的話題,觀察全美不同地區公眾的反應——做到這份兒上真是難得,小扎可以說很用心在打造人設了。


          人設畢竟和真實性情有偏差,有時候用力過猛或細節不到位,就容易引起反感。


          2016年初發生了一件事。Facebook 內部留言墻上,有人拿筆劃掉此前一句話 “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生命很重要),寫下“All Lives Matter”(所有人生命都重要)。扎克伯格為此大發雷霆,聲稱此舉在 Facebook 社區引發了“深深的傷害和反感”,并下令追查是誰干的。



          這一鬧就鬧大了。無論你站哪句話,小扎反正站不住腳:言論自由必然導致言論不一。什么能說什么不能說,難道你一人說了算?此舉雖然展示他“關心少數群體”的形象,但也招致“虛偽”、“獨裁”的評價。


          再談小扎在印度推行的“人人免費上網”計劃,他專門發文表示:此舉目的在于幫用戶“持續連接全世界”。然而印度人民發現:這個計劃只允許他們有限度接入網絡,主要是能免費使用 Facebook。大家覺得這太不開放太不平等了,于是發起了一個“救救互聯網”行動,印度電信部門更是直接禁止了小扎的計劃——真真是鬧了個灰頭土臉。


          最后,小扎時不時會 po 出家庭和睦的美照,成為公眾印象里的“好老公”、“好爸爸”。


          此圖配文標題:“5個可愛的原因告訴你:為啥小扎是個完美的家庭男人”


          其實,這得益于小扎背后一支功底扎實的攝影團隊。因為,該展示的展示(pose都很完美),不該展示的你怎么也拍不到。


          去年,小扎在德州出庭一場知識產權官司。圍堵得水泄不通的媒體,全部拍不到正臉照片。原因?一個記者寫道:“我剛走近一點,一個保鏢就大力把我推開,遠離扎克伯格縱深 10 人的保護圈!”


          小扎“完美先生”人設的打造,整體來說頗為成功—— 只要 Facebook 沒攤上事。


          但是過往的一些紕漏,早已積累起外界無意識的反感情緒,在這次“數據泄密事件”后集中爆發了:社交媒體上“刪除 Facebook”的行動如火如荼;推特上一邊倒地指責扎克伯格“毫無誠意”和“虛偽”;科技媒體大呼扎克伯格應該“辭職”……


          過去那個真實的小扎,在媒體連篇累牘的正面報道、公關團隊每次的深思熟慮后,變得越來越模糊,最后,只剩下 “完美” 兩個字。


          其實世界上本沒有完美。不完美的小扎,也挺好的。


          文章來源:硅谷密探






          天際

          TECHG


          長按二維碼

          關注創新????為創業者發聲




          幸运28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