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李最欣的臉真好看(44)

          杭州最最2020-12-19 09:39:24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我覺得,真正能擔當得起這種評價的,不是荷花不是蓮,是男男女女之間的性。我完全不明白人類為什么要對性進行神秘化、污名化、特別化。我總認為人類這么干是中了誰的奸計,但是我說不清楚那個誰為什么要施行這個奸計。我困惑,我不滿,我思索,于是我喋喋不休,我絮絮叨叨。




          ?

          自傳小說:李最欣的臉真好看(44)

          ?

          ?

          692

          為什么說碰到那種一個勁兒引誘丈夫但堅決不讓丈夫碰的妻子做丈夫的就應該抓把砒霜塞進嘴巴里像吃炒面一樣一下子吃下去然后一命嗚呼呢?因為有這種妻子真的不如沒有,甚至找一個五大三粗惡形惡狀沒有一點女人味的女人都比這種一拉一推堅持推的妻子強。五大三粗惡形惡狀的女人頂多看起來惡心,看起來惡心不看就是了,只要不看就不會生氣,而那種時時刻刻都以一副白生生水靈靈香噴噴的樣子出現在你面前,但是她總是讓你一撲沒撲著,再撲撲空了,三撲可能跌倒了還把牙齒磕沒了的女人會把你活活氣死。生活中可能沒有這么夸張,但和這差不多的情況您一定聽說過,甚至經歷過。估計您不好意思講,我還是講一件我身邊發生的事情吧。

          ?

          693

          我有一個朋友某天在單位辦完事早早下班回家(他的工作性質屬于那種辦完事就走人型,不需要坐班),路途上他通過短信聯系知道上班輪休的妻子今天正好也在家里。那是個下雨天,時間是下午一點多。他一聽樂壞了,覺得布滿天空的濃云都不壓抑了,覺得車窗外的雨聲聽起來都像是動聽的音樂似的。他就這么喜沖沖地向家里趕去,準備一到家里,臉都不洗,先抱住妻子一頓大快朵頤再說??墒?,等他打開家門,連喊幾聲妻子名字的時候,啥反應都沒有。他找遍家里的角角落落都沒有找到妻子的影子,倒是在餐桌上看到了豐盛的午餐,還有他喜歡喝的罐裝啤酒。他心一下子就沉下來了,立刻撥通了妻子的電話,強壓著怒火一字一頓地問:“你、在、哪、里?”回答是:“我在新華書店?!痹賳枺骸霸诟墒裁??”回答是:“學校讓給兒子買輔導書,都說了快一個月了,我給兒子買輔導書?!彼K于忍不住了,破口大罵,吼叫著說“買你媽個頭啊”,說“你早不買晚不買偏偏現在買啊”,說“孩子放學了你和孩子一起去買會死啊”。

          ?

          694

          讀者朋友可能覺得他這是無名之火,這樣講也對,其火雖然有名但是不能說,還不是等于無名之火嗎?他妻子當然知道他這無名之火的名是什么,就說:“那我現在馬上回來還不行嗎?”他繼續吼叫:“現在回來干啥?別回來了,死在書店里好了?!闭f完氣呼呼地掛掉電話,然后把飯桌上的飯、菜、湯全部倒進廚房的垃圾桶里了,把空碗、空盤子等餐具全部仰面朝天躺在廚房的地板上。他自己冒著雨趕回單位,到第二天才回來。這還沒完,接下來長達20多天的時間里對妻子一直要么干脆無視,要么冷眼相對,快滿一個月的時候才基本上和睦相處了。

          ?

          695

          有次和他聊天時他告知了我這件事。他這事讓我一下子明白了我當年單身漢住筒子樓時的一種困惑。樓道里和我熟悉的一個哥們脾氣很好,可是常常當著諸多同事的面對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大發雷霆,而且有的雷霆完全莫名其妙。我總想知道為什么,常常問那同事:“什么事?什么事?她怎么啦?”該同事從來都是鐵青著臉不說話,一副氣呼呼的樣子。我每次這么問的時候,另一個同事都要向我又是搖頭又是使眼色,有一次趁那兩口子不注意,還詭秘地給我說:“別問別問,夫妻之間的事情不好說?!庇终f:“沒關系,兩口子很快就好上了,每次不都是這樣嗎?”我不解地說:“結婚成家有這么恐怖嗎?動不動莫名其妙地大動肝火?!彼f:“你現在還不懂,結了婚你就懂了,你結婚后脾氣也好不了多少?!闭f完以一種大有深意的眼神看著我笑。我當時對他的話和他的笑不是很懂,只是隱隱約約地覺得應該和夫妻生活有關。

          ?

          696

          關于夫妻生活,我能想到的一個陳詞濫調是“夫妻生活不和諧”,從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到以后很長的時間里,我都對這句話基本不能理解甚至完全不能理解。我認為夫妻生活天經地義,那是老天爺的安排,是造物主的計劃,是上帝的命令。那是兩個人都需要的事情,能有什么和諧不和諧呢?后來看池莉小說《小姐您早》時似乎懂了一點。因為這部小說中的男主人公(男女主人公的名字和姓,我都想不起來了)對女主人公特別惡劣,按照池莉女士的說法,男主人公對女主人公的態度是:“你想要,我偏不給。你不想要,我偏要來,我硬來硬上,讓你一晚上睡不成覺?!碑敃r看到這里,我若有所悟地想:“哦,看來這就是傳說中的‘夫妻生活不和諧’了?!钡俏肄D念一想,像這個男主人公這么壞的丈夫也太少見了,那夫妻不和諧的事情就應該很少啊??墒?,我生活中的見聞似乎不是這樣的。何以如此,我就說不清楚了。

          ?

          697

          等我結了婚后我終于明白什么是“夫妻生活不和諧”了。何止是明白,而且是十分明白。何止是十分明白,而且是切膚之痛。何止是切膚之痛,而且是切肉切骨之痛。每想到這個問題,我都恨不得找個人碎尸萬段。當然所謂碎尸萬段也就是想想而已,一般情況下就是恨恨地斜視著鄙夷一番而已。我只能說我內心是鄙夷,鄙夷之外還有什么念頭或怨言,真的不能在這里說,那屬于“少兒不宜”的內容。如果您真要我說,我只好給您唱一段我小時候村子里誰家過紅白喜事時自樂班的藝人們的唱詞了。聽那唱詞,好像是丈夫要休妻,岳父母問“為啥不要我女兒了”,做丈夫的就這么回答:“我嫌她一醒來,眼睛就睜開啦?!薄拔蚁铀徽f話,嘴巴就動啦?!薄拔蚁铀怀鲩T,人就不見啦?!薄拔蚁铀凰?,眼睛就閉上啦?!薄拔蚁铀桓苫?,頭上就冒汗啦?!?/span>

          ?

          698

          有讀者可能覺得我寫出的這五句唱詞全都莫名其妙。你覺得莫名其妙就對了,小時候我也覺得莫名其妙。當年這些唱詞是一男一女對唱的,是女聲問,男聲答。當時我聽的時候就覺得好笑,男女對唱一句,我都要在內心里反駁一句。例如,“眼睛不睜開能叫醒來嗎?”“嘴巴不動怎么說話呀?”“人出門你當然看不見了,你在家里能看見還叫出門嗎?”“睡著了眼睛還不閉上,那叫怪物?!薄案苫铑^上冒汗說明是真干活,說明沒有偷懶?!毙r候我只是覺得這些唱詞好聽,但內容上全是廢話?,F在想想才知道這些唱詞的妙處何在。岳父母問“你為啥不要我女兒了?”因為涉及到夫妻間的隱私,丈夫不能明說,只好嘴里一頓胡說八道,意思是:“你們別問了,你們再問,我也不會說實話的?!逼鋵嵳煞虻男穆暱梢杂美献印兜赖陆洝防锏脑拋砘卮穑骸暗揽傻?,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钡?,編戲詞的人也許是不知道老子這話,也許是覺得老子的話太深奧,老百姓聽不懂,所以才用普通百姓都能聽得懂的廢話來應付場面。其實,這些廢話的效果比先秦哲人老子的話管用多了,也有趣多了。

          ?

          699

          從我小時候所聽的戲詞看,夫妻間的事情很早就作為隱私被人羞于提及。我估計有人聽我這樣講會覺得我太沒見識了。夫妻間的事情被羞于提及豈是從我小時候才開始的,不知道從多古的古時候開始就這樣了,而且不是一個國家這樣,不是一個民族這樣。幾乎所有的國家、幾乎所有的民族對夫妻間的隱私都是隱晦的都是忌諱的。即使到性忌諱已經受到巨大沖擊的智能手機時代,人們對夫妻間涉及性的事情依然是忌諱的。例如我現在寫小說也不敢提及,說一旦提及那就是“少兒不宜”的內容。這正是我感到困惑的地方,也是我感到不滿的地方??墒?,即使對性忌諱感到困惑和不滿的我,寫起小說來在性問題上依然縮手縮腳,你說人類性忌諱這個頑疾頑固不頑固???這也是我多次承認我是一個無可救藥的腦殘的原因。

          ?

          700

          如果有人問:“那你壯著膽子把夫妻間因為性問題發生矛盾的事情給大家披露一下,也就是說直言不諱地說一下,行不行?”嗯,我試試?!岸髑槿缣┥揭粯又氐陌职謰寢專ㄆ鋵嵕褪窃栏冈滥福?,我想做那事,你女兒不讓做。我想以一種新的方式做那事,你女兒哼哼唧唧地不愿意。于是,我們就有矛盾了?!币话闱闆r下,這樣一說,岳父岳母都能聽得懂。就怕有些父母一時糊涂,多問一句:“那事是啥事呀?說清楚啊?!蹦俏揖筒恢撊绾位卮鹆?。嗯,其實,膽子再壯一些,還是可以說的:“岳父岳母呀,我想和你女兒發生關系,她不愿意。于是,我們就有矛盾了?!边@樣可以了吧?不會有父母再問“你想和我女兒發生什么關系”了吧?再問可真不知該怎么回答了。說到底,我是個腦殘。如果不腦殘,還可以沒好氣地回答:“性關系呀,還能有啥關系?!本团略栏冈滥咐^續糊涂繼續問:“性關系是啥關系呀?”那可就真的沒詞了。沒詞的話就沉默,實在不行就唱我老家的戲詞:“我嫌她一醒來眼睛就睜開啦。我嫌她……”

          ?

          701

          有時候我總在想,我也許不算壞人,但一定不是什么正經人,證據是我干啥事都沒個正經。例如我寫自傳小說一直是因為有滿肚子正經話向朋友們傾訴,可是不知為什么,在敘述的過程中,我總是喜歡插科打諢,喜歡開小差,而且小差里套小差,這樣寫下來,趣味性也許會大一些,但往往“下筆千言,離題萬里”。例如我上一篇更新和這一篇更新就基本上在跑題。其實我啰嗦了這么多,只是想告訴妻子們,一定要重視丈夫性問題上的滿足感。你們洗衣做飯做家務賺錢甚至養孩子當然重要,但是這些問題加起來都沒有滿足丈夫的性需求重要。用柏楊先生的話說,男人都是性的奴隸。你們做妻子的手里不但有性,而且有女性的性,這正是臭男人需要的東西,所以你們完全有能力降服他們。只要你們用這個東西滿足他們,不愁他們不給你們當奴隸。

          ?

          702

          當年我讀書的時候,有一個著名教授糾正人們在隋煬帝認識問題上的一種偏差時說:“許多人都認為隋煬帝一天到晚啥都不干,就想著性交。其實不是這樣的。唐太宗也是這樣?!蔽耶敃r就覺得他的說法有問題。說“唐太宗也是這樣”,意思就是說隋煬帝早就是這樣了,那怎么又說“其實不是這樣的”呢?今天看來,該教授在這個問題上說法的前后矛盾反映了他在性問題上態度的依違。我估計他和我一樣,一方面很不滿人們對性的忌諱,一方面又想維護正人君子的形象。這男人當的,可真夠累啊。有時候我總在想:“什么時候我能夠大大方方地喊:‘我是男的,我不要姓Li,我要姓焦,焦裕祿的焦,姓焦,我要姓焦?!窃摱嗪冒??!弊x者朋友您一定會說:“你這喊聲也夠慫貨的了?!笔堑?,很慫貨。但是我告訴你,我現在敢慫貨成這樣已經是英雄了,過不了多久,后來人就不會這么慫貨了。我怎么知道后來人就不會慫貨了呢?下次說。

          ?

          ?

          (以上692段-702段共11段為“之44”,共3906字)

          ?

          ?

          李最欣2017年8月7日星期一23:19分于杭州。

          ?

          ?

          (未完待續)




          上原瑞穗,全是Qingchun



          歡迎關注“杭州最最”公眾號!

          歡迎給第5期征詩活動投稿!


          “杭州最最”公眾號第5期征詩活動8月15日截止收稿,想投稿的朋友請及時投稿。投稿前最好先看看我公眾號里的《征詩啟事》和前4期征詩揭曉入選的詩歌和我的評語。注意,只要紙媒未發的自由詩(但古體詩形式的打油詩和很容易改造成自由詩的散文詩是要的)。如果想投稿,請先加我個人微信(13858099643),我拉您進“杭州最最詩壇投稿群”。群里投稿,群里選稿,一切都在陽光下運作。入選詩歌皆有稿酬,一般每首詩給稿酬20人民幣元,最好的一首詩100元稿酬。歡迎投稿,歡迎擴散消息。謝謝!


          幸运28网站